您所在位置:
首页 > 陇检要闻 > 陇检时空 > 正文
陇检时空

这样,我也就放下了?感谢检察长!|大检察官接访

时间:2020-08-24 09:59:06 来源:第十检察部、政治部宣教处  作者: 点击数:

“这么多年,你的心情我们很理解,你们一家人辛苦了。经过努力,这个事情从法律和政策的角度有了结论,就告一段落、翻开新的一页吧。您老人家要保重身体、安度晚年,把小孙孙培养好,希望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很健康,生活过得越来越好。”

“好好好,这我就放下了,谢谢检察长,有生之年,这么处理了也算满意了。”

上高速、走县道、穿河谷、绕山路,辗转两个多小时,8月13日上午,二级大检察官、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朱玉和省检察院第十检察部办案人赵增国、张丹一起来到兰州市永登县上川镇四泉村三社,上门走访申诉人高某某。经过一番耐心细致的释法说理,高某某终于解开了自己心头近20年的疙瘩,表示不再上访申诉。

时光倒回到2000年4月,高某某的儿子到被不起诉人陈某某的餐馆要账,双方发生争吵撕打,在抢夺刀子的过程中,老人的儿子受刀伤,经抢救无效死亡。陈某某供述前后矛盾,在场证人证词模糊,另外两个目击证人未能找到,作案凶器去向不明。被害人受伤时的具体情节始终不清,永登县人民检察院对陈某某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案子“咋成了这个样子?”老人想不通。

他向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兰州市人民检察院复查后维持了原不起诉决定。

不杀人他为什么要跑?不杀人他为什么要自首?老人的心情难以平复,从此高某某走上了上访之路,省上、市上、县区,公安局、信访局、检察院,这一访就是20年。

2019年3月,高某某来到省检察院,和以前一样,递材料、讲情况,等结果,高某某其实也没抱什么期望,但仍想有个说法。他走出信访大厅后,又转身看了看门口的牌子——甘肃省人民检察院12309检察服务中心。

接到高某某的申诉材料后,控告申诉部门经认真审查,认为案件复杂,且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在向分管副检察长汇报后,又向朱玉检察长进行了汇报。在认真阅卷和听取汇报后,朱玉决定亲自主办该案。

在案件讨论分析会上,控告申诉部门的检察官积极发表意见,在听取大家的汇报后,朱玉指出,刀子怎么来的,被害人怎么受伤的,现有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案件经过20年时间,相关事实很难再查清,这样的案件要办好,一纸不起诉决定只是从法律上解决了问题,矛盾是否化解才是该案的重点。检察机关办案,既要公正司法,更要热情服务,要多做以案释法的工作、多做解释说理工作,努力实现案结事了人和,让人民群众切切实实从办案过程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才是以人民为中心。只有公正司法、人民满意、社会和谐,政治效果、社会效果、法律效果才能有机统一。经过深入研判,2020年2月24日,省检察院检委会讨论决定,由承办人赵增国和张丹对申诉人高某某和被申诉人陈某某进行走访调查。

一次又一次,检察官们奔波在戈壁草滩之中;一次又一次,检察官们穿梭于双方当事人之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双方的立场开始松动,一方愿意赔礼道歉,一方开始犹豫;一方提出赔偿,一方不再拒绝。这件上访近20年的积案终于曙光初现,检察官们深受鼓舞,再使一把劲,再加一把力,要把这件久访不息的案件化解在自己手中。

朱玉密切关注着案件的进展,多次听取汇报,作出指示、提出要求,案件解决到了最后一公里的关键时刻,20年过去了,老人也80多岁了,检察机关要解开老人的心结,给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让老人安度晚年!

秉持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承载着为人民群众解决实际问题的强烈责任担当,在前期大量工作已经准备就绪的情况下,朱玉带领办案人员来到兰州市永登县上川镇,亲自登门走访高某某。

听说检察长已经到了门口,老人喜不自胜,尽管腿脚不便,高某某仍然紧一脚慢一脚地赶到门口,紧紧握住了朱检的手。

“高老您好,我是甘肃省检察院检察长朱玉,今天专门来看您,主要听听您对案件的想法。”朱玉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本来想请您到省检察院去,考虑到您年纪大了,眼睛不好,又住在这么远的山区,去趟兰州不容易,我就专门来了。”

“就是,眼睛看不见了,你亲自来我家接访,这就好的很!”高某某拉开了话闸:“2000年4月份的一天,他(被不起诉人陈某某)欠了我两只羊400多块钱,我娃去要钱,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咋的就被刀子戳死了。”说起往事,老人仍不免一丝悲伤。“两年后那人突然自首了,我觉得我娃案子有希望了,但最终等到的却是检察院给的一个不起诉决定,我不服,就开始找市上、省上,检察院、公安局、信访局我都去过,跑了多少次都不受理。”

“您老人家讲的情况,我基本都掌握。您儿子正值壮年就走了,家里的顶梁柱,说没就没了,确实令人痛心和惋惜,您的心情和处境我们都非常理解”。朱检对案件了如指掌:“这个案子发生在20年前,您儿子到陈某某的店里去要欠款,发生了争执继而互相撕扯,你孩子腿上中了一刀,被不起诉人一看人不行就跑了。两年后又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但他讲的前后矛盾,唯一的证人张某的证词含糊不清,作案凶器也没找到,刀子究竟是谁的,到哪里去了都不清楚,究竟是陈某某故意伤害、还是过失伤害,或者是双方在争抢刀子过程中的误伤,或是正当防卫等情况,不能确定。”

“您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但是他要是不杀人为什么要逃呢?不杀人他为啥要去自首呢?人肯定是他杀的!”没等朱检讲完,老人就抛出了先前跟检察官不知说过多少遍的问题。

“您分析的也有一定道理”。朱检耐心细致地释法说理:“现在国家法治越来越完善了,我们办理案件要讲事实摆证据,要判处一个人刑罚,要把事实和证据搞清楚,要搞得扎扎实实,要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比如,我前面说的,刀子是谁拿去的,您儿子是怎么中了这一刀的,证据有矛盾无法确定。按照我国法律规定,这种情况属于证据不足,检察机关只能作出不起诉决定,也叫存疑不起诉。但是,这种处理也并不是再也不管了、案子就此结束了。如果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了陈某某作案的新证据,符合起诉条件了,还会依法提起公诉,对违法犯罪分子依法严惩,绝不姑息。”

朱检用心地劝说着:“你们对陈某某不能原谅是可以理解的,但客观地分析,陈某某和您儿子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案子起因是催债,事发后叫人送您儿子去医院,听说您儿子没抢救过来的消息,他虽然跑了,但觉得有愧于你们家,他两年后又来自首,愿意接受法律的惩处,说明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他家的情况也不太好,但他跟检察官表示愿意给您和家人一些补偿,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虽然我知道你们难以接受,再多的钱财也换不回人的生命,但希望能给予一定程度的谅解。”

“这个情况我知道,我能理解。”高某某点起头来,像是被说服了。

“现在党的政策很好,帮助困难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同时国家还有司法救助政策,对因案致贫的案件当事人可以提供司法救助。目前您家的情况,符合相关的司法救助条件,检察机关可以对你们提供一些司法救助,我们也会协调当地政府对你们生活给予帮助。”

“非常感谢您,我这么大岁数了,在我有生之年案子有个了结,我也就满意了。”一个多小时的接访很快就过去了,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渐渐绽出了笑容。

接访结束临出门,朱玉了解到高某某的孙子正在考士官学校,要求工作人员进行跟踪关注,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给予一定的照顾。朱玉还嘱咐永登县、镇两级党委政府对高某某家给予重点关注,把扶贫政策落实好,帮助致富奔小康。

老人招呼全家向朱玉检察长告别,80岁的老伴坐在轮椅上,拉着朱检的手,语无伦次地说着感激地话,两个年少的孙子快乐地奔跑着,健康而又阳光,预示着这个家庭美好的未来。

检察官又一次颠簸在山间的沙土路上,窗外的山峦、荒滩、农田显得格外亲切,翻过一个小坡,那熟悉的农家院落,再次映入了眼帘。老人忙前忙后,又是沏茶,又是搬凳,像是迎接久违的亲人。蓝天白云衬托着检察蓝,检察官庄严肃穆地向老人家宣读了被不起诉人的忏悔书,老人郑重其事地在息诉罢访协议书上捺着手印,所有人都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值得纪念的时刻。

检察官与老人依依惜别,农家小院渐行渐远,是归途更是征程,破解难题、化解矛盾,群众来信件件有回复,人民检察永远在路上。

关闭